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剧情原生家庭)

事实上,等他长大了些之后,他也才发现黎钦和他经历过的事情并没有多少区别。他曾以为父母的仁慈是源于他们内心的善意,但后来才明白,那只不过是对古板教条的盲目遵循——对nv生不可以动粗。说是盲目是因为他以为自己多吃的在身t上的苦头b黎钦更多,实际上在语言方面也并没有让黎钦多么好受。但每一次他都会抓准时机,在父母即将发难的前一秒抛出另一个问题,关于他自己未来的选择的问题将所有的火力引开,b如高中学校,又或者应该去哪里参加一个要求苛刻的b赛。他说:“暑假我想要去美国参加夏校。”

这时候,他们的目光会从黎钦身上移开,绕过餐桌上已经有些枯萎的花,花瓣微微卷曲,失去了昔日的鲜yan,“是时候让保姆注意下了”,父母甚至会在中途这么暗示一下,最后落在他的脸上。黎父微微点头,他说找时间问一下你季叔叔,他家孩子现在在加州上学。黎母也止住了要继续说教的念头,双手无意识地摩挲着手中的餐巾,眼神游移。

实际上他完全没有听进父母的任何建议,这种冗长枯燥的说教遍布整个童年,他们的脑海里仿佛天生就有标准化的评判,就像他之后所接触的所有刻板,完美,标准的量化表格一样,那些表格上的每一个空格,每一个数字,都像是在无情地审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似乎他的一生都被这些冷冰冰的表格所c控。他有一种莫名的错觉,甚至连他离开家门的时候是要先迈左脚还是右脚都会被放进这样的程序里过一遍。

他以为这样的解围会让黎钦充满感激,甚至于,随着时间越发推进,他越来越多的隐x的帮助最后也变成了对于黎钦的纵容。每当父母的目光转移,他都能感受到那种短暂的放松,但随后而来的却是更深的无奈与失望。他无法真正保护她,无法让她从那些冷漠和苛刻中解脱出来。

他害怕自己所讨厌的事情最后都在黎钦身上重演,然后他得被迫看着黎钦变成和自己一样的人。他有些时候甚至会自暴自弃地想,成为这样的人也没有什么不好,他活得可b实际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好多了。

可是他希望黎钦能够成为百分之百幸福的人。

有那么一段时间里,黎钦大概真的以为自己家人也如同所有教育故事里描写的那样,她甚至天真地认为等到时机一成熟,她还能家人再演一出和解所有矛盾,圆满美好的大结局,可能是一顿过于隆重的晚饭,也可能是在某个毫无特别的夜晚,甚至她期待着这样的戏剧发生的日期就是明天。她幻想在这样冗长的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点击报错,无需注册》
为您推荐
相关阅读